xxxxX古代性xxxx

  • <th id="shf49"><track id="shf49"></track></th>
  • 工地餐記

    來源:建設公司    作者:俞良望     發表日期:2022-07-19 責任編輯:郭熙君  點擊數:1555

    年輕的時候就在工地漂泊,雖說后來歇了好些年頭,臨到一把歲數,又開始奔走他鄉。不算是重操舊業吧,也還是再走漂泊路。所以對于自己出門在外的生活感受很深,尤其在外用餐的感受很獨特。

    幾十年的時光,只是時間長河的一瞬。人的記憶雖然會模糊久遠之事,但是獨特的東西卻會銘記在心、歷歷在目。

    那時在工地上用餐要提前到大食堂購好飯票和菜票。揣起飯菜票,端起碗和筷,敲敲打打來到大食堂打餐。

    本來還算寬敞的大食堂,被前來排隊的七八個縱列塞得滿滿的。正騷動時,七八個窗口同一時間咣啷洞開,都安靜下來,打餐開始。

    排到后,趕緊恭謹地遞上碗,呈上飯菜票。只見窗內后勤人員手腳利索,一手接碗,一手持大勺,從盆里舀起一樣菜,磕一磕晃一晃,不多不少磕進你的碗里。

    米飯盛在矩形大盤里,剛從蒸車取出,熱氣升騰。那人如切豆腐塊似的,切起一塊飯團置進你碗里,然后眼波朝向窗口:下一個。

    外面墻上的小黑板上記著菜名和價格。通常葉子菜八分錢一份,帶點肉葷的一毛多一份。我記得那時若省著花的話,十元錢的飯菜票是可以維持大半月之久的。

    打了飯菜出來,一路走一路吃。還沒進寢室,就已經可以洗碗洗筷了。吃飯只是生活的流程,少了細嚼慢咽的需要。

    后來發現人們大多不滿足現狀,家家戶戶的門外支起千瓦功率的大電爐――爐盤爐絲自購,爐架是工地就地取材,個人的手藝。每天收工后,你就能看到,打著赤搏的漢子在大電爐上架起炒鍋,手顛腕搖,遮騰得煙火朝天、菜肴飄香,成為生活區處處都有的一景,也著實慕煞還沒有入伙的學徒伢。

    每間寢室通常住四人,同居一室者,順理成章是這個伙食團成員。大家一起交納伙食費,炒菜、洗碗、采購等各有分工。那時是我國改開之初,人們對于物質生活的理解有了新的認識,“開伙”便是這種生活態度的表達。

    “開伙”之后成為歷久不衰的“工地傳統”。但變化還是有,一年又一年過去,爐具、餐具都有進步,大電爐早已塀棄。許是項目向管理模式轉型,工地人員精簡,加上食堂質量提高,“開伙”也就不再那么熱火了。

    小平同志號召大家走出去那些年,大家真的走了出去、走得很遠,首站便是友好鄰邦巴基斯坦。當時出國是頂嚴肅認真的事:評價這人工作踏實、勤勞肯干,然后政治審查、檢疫持證等一個不能少。出國務工,是光耀門楣的事情。

    在國外食堂用餐,耳目又為之一新:不需自掏腰包,用餐完全免費。且雞肉、牛肉、羊肉頓頓有之,喜煞肉食愛好者。

    久而久之,人們方才覺悟到蔬菜瓜果才是稀罕之物。尤其是家鄉口味的蔬菜瓜果,是那樣讓人念想、盼望。在伊斯蘭國家,豬肉也是難以吃到的,讓吃慣豬肉的人們很是難受。

    勤勞的人們總有自己的妙招。他們在自己住房的后院開荒種地,撒上托人從國內捎來的菜籽。不日,青枝綠葉便從泥土里拱將出來。

    我回國的頭一天,在工地工作的一位大嫂忽邀我前往她處,親手為我煮了碗青菜素面。盡管之后才知道是托我往她家里捎東西,但看到那寶貴的青菜葉子,還是莫名的感動。

    埃及線路項目是管理型項目,比如某條線路的項目部,管理人員全部加一塊只有十余人,吃住條件均得天獨厚:租住的是當地人的整棟洋樓,辦公住宿一體;餐廳則設在該樓的頂層。

    做廚的師傅人有些個性,打餐稍早他不耐煩,說來早他心慌。所以大家恪守打餐時間,不失毫厘。他有傲驕的資本――菜做得真的不錯,色香味都講究,明顯用心在做。兩葷一素分別盛在不銹鋼大容器里,人們自助打餐,份量也夠,吃得好也吃得飽。天臺上隨便揀張小圓桌進餐,聽著外面清真寺的唱吟,那份感覺很是美妙。

    后來我的中餐幾乎都不在項目部,而在埃及的田間地頭,說起來也是哭笑不得的一樁事情。

    我每天隨同一位外聘員工老黃巡塔巡線。老黃是個工作狂人,工作激情上來,不舍晝夜。到了午間,他并不回項目部用餐,而是專找架塔拉線的中國外包隊伍,到他們的現場蹭一份工地野餐。并囑我像他那樣,自帶一付碗筷在身。這段經歷也是夠難忘的。

    二零一九年底,我四赴巴基斯坦,來到巴國北部南迪普,平生第一次參與運維檢修項目,再次刷新工作體驗。

    項目人員三十余人,不算多不算少。這個人數可能剛好便于廚師駕馭好做餐的分寸。所以食堂伙食算得上有聲有色、有滋有味。雞、牛、羊等食材充足,各種瓜果蔬菜勻衡搭配。后勤人員甚至開墾荒地,播種國內帶來的菜籽,讓大家吃上家鄉的瓜果蔬菜。

    在沒有發生疫情的日子,大家到食堂自助打餐。食堂寬敞,桌椅齊全,員工打好餐擇桌而坐,聚桌交流,不勝快意。項目部時不時在食堂為員工慶生,蛋糕蠟燭,歡聲笑語。時過境遷,一場曠日持久的疫情,將這些化作了過眼云煙。

    人們遵守防疫規定,打餐后各回寢室,寬敞的食堂大廳冷清寥落至今,令人不勝唏噓。

    我對于飲食的概念,因為長年的行旅生活,早已習慣能高能低、隨遇而安。個人無法改變一些事情,能改變的只有心態。美食者,人之所好也;若有,要懂得去享受,于細嚼慢品中,嚼出生活的情懷、文化的味道。若無,果腹即可,聊勝于全無。這也是活著的態度和方式。

   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地址: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:430040 郵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    電話:027-61169968(市場開發部) 027-61169642(辦公室) 傳真:027-61169066

    鄂ICP備15005118號

    xxxxX古代性xxxx

  • <th id="shf49"><track id="shf49"></track></th>